翻頁   夜間
愛豆看書 > 江策江陌 > 第628章 多智近妖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愛豆看書] http://www.rtwbfk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莫青叢更加聽不懂了,這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江策解釋道:“這一次洋醫生蘇格拉底之所以能在京城醫藥界耀武揚威,就是我們的醫藥界太墨守成規,雖然保留了老祖宗的精華,但也留下了其糟粕。”

    “時代在進步,科技在發展,醫學也是在發展的,不應該裹足不前。”

    “經過這一次的事件,讓我看到了‘百年老字號’其實也存在著相當大的不足。”

    江策走到沙發邊坐了下來,倒了杯紅酒,輕輕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要以莫家為突破口,豎起一面新的旗幟,讓這個已經近乎頑固的腐朽醫藥界,刮起一陣新風。”

    “不破不立。”

    “借著武高峯的手燒毀了老舊的紅會藥房,破除了舊念想,再在舊址上創造出新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莫源剛剛擊敗洋醫生,為華夏醫學界掙回面子,大伙兒都對莫家感恩戴德,這個時候也是利用大家的感恩之心、籌錢重建的好時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江策停頓片刻,說道“所以我就自作主張,不跟你們商量,直接把所有的計劃都制定好了。”

    聽完江策的話,莫青叢仰天長嘆。

    他應該恨江策嗎?

    不應該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江策,他的店鋪早就被強龍地產給買走,拿去開飯店了。

    他應該感謝江策嗎?

    也不應該。

    因為江策沒有經過他的同意,就自作主張,任由他人一把火把莫家百年老店給燒毀了。

    江策,集善與惡為一體。

    讓人又愛又恨。

    江策又喝了口酒,繼續說道:“我知道我這么做肯定會傷你們的心,這樣的行為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行為,甚至可以說是下作、低劣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沒關系,我愿意來當這個惡人。”

    “莫老板,你想要我怎么賠償都可以;又或者你可以公開我的所作所為,我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你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莫青叢哈哈大笑,笑聲之中有一絲凄涼。

    最后,他坐在了沙發另一邊,同樣倒了杯紅酒喝了一口,緩緩說道:“罷了,罷了!我老了,跟不上時代了,被蘇格拉底玩弄于鼓掌之中就是最好的證明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時代確實需要一面旗幟,醫學也是需要發展跟進步的。”

    “江策,你能留下莫家的祖傳醫書,就說明你還是有原則有底線的;至少你的發展是遵循醫學客觀,是實事求是的,并沒有一味的否定老祖宗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夠了,夠了。”

    莫青叢仰起頭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喝完,他長出一口氣,笑著說道:“不瞞你說,其實我早就被‘莫家老店’這塊大山給壓的喘不過氣。從我接手的那一刻,就沒日沒夜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為會帶著這樣的壓力直到死去的那一天,現在好了,你倒是幫我解脫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也好,說實在的,那老店也是該重建了。你不知道,老店的木頭里面全都是老鼠,很多柱子都裂縫了,隨時都可能斷裂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莫青叢倒是輕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其實,又有什么可糾結的?

    那塊地還在,老祖宗的醫書也保留著,莫家如今的口碑也杠杠的,最關鍵還有一大筆重建資金。

    好像也沒什么可難過的?

    只需要畫上幾個月時間重新設計、建造,一個嶄新的莫家紅會藥房就能重生。

    而且,莫青叢相信,本次重建絕對可以讓莫家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他也做好了打算,一定要趁此機會摒棄那些舊觀念中糟粕的東西,只留下精華就好,否則的話,怎么對得起江策如此大費周章的計劃部署?

    “江策,我還是要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“源兒能有你這樣的師父,真是他前世修來的福分吶。”

    江策笑了笑,將酒杯伸了過去。

    莫青叢同樣伸過酒杯。

    二人相互碰了一下,然后共同喝下杯中酒,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心中疑惑已解,接下來,就是重整旗鼓、東山再起的時候!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在重門科技的董事長辦公室內。

    蜈老爺看著最新的新聞報道,臉上一陣青一陣白,神情不太對勁。

    勞拉走過去問道:“義父,怎么看你悶悶不樂的樣子?”

    蜈老爺不答反問:“怎么,你覺得我現在應該開心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事情發展跟我們預料的一樣,莫家的百年老字號被一把火燒了,雖然并沒有對江策造成什么巨大傷害,但實實在在的給他添了一回堵,我們的目的達到了呀。”

    蜈老爺搖了搖頭,“勞拉,你還是太年輕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“為父教過你,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,得透過表層看本質。”

    “還請義父指教。”

    蜈老爺說道:“你看,雖然莫家被一把火燒了。但是,莫家的人一個沒死不說,就連那些珍貴的醫書也都完好無損的保留了下來。還有,縱火的兇手死的死、瘋的瘋、抓的抓。最后江策更是在短時間內募捐到了好幾千萬的重建資金。縱觀這些來看,你真覺得我們勝利了嗎?”

    經過蜈老爺如此分析,勞拉才幡然醒悟。

    她皺著眉頭說道:“義父,我怎么有一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?就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話說到一半,她停住了。

    蜈老爺苦笑著搖了搖頭,把她未說完的話接著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就好像這一切都是江策實現安排好的。”

    勞拉心中一震,沒錯,她就是有這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但她不敢說。

    因為如果事實真的如此,那江策的智商未免也太高了,真的可以用‘多智近妖’來形容。

    “義父,可能嗎?江策真的可能提前設計好這一切嗎?”

    蜈老爺長嘆一口氣,“別人或許不可能,但他是江策,他是修羅戰神,就有可能做到這一切。勞拉,現在你知道我們正在對付的是什么級別的對手了吧?”

    勞拉感覺后背一陣發涼。

    這樣的對手,真的有辦法擊敗嗎?感覺他就像是無敵的存在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安靜了許久。

    最后,蜈老爺緩緩開口說道:“勞拉,切不可因為敵人強大就自我懷疑甚至自我放棄。他強任他強,清風拂山崗;他橫由他橫,明月照大江!”

    “附耳過來,為父另有一計,再會一會修羅戰神!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捕鱼达人有什么技巧 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天津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解 场外配资重来 湖北十一选五中奖 上海天天彩选4号码统计 网上在线配资炒股公司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遗漏真准网 江西多乐彩11选五遗漏 什么控制股票涨跌 秒秒彩的原理 第一配资网 吉林快三技巧选号口诀 黑龙江体彩6加1开奖号 非上市公司股权质押 甘肃11选5人工计划